谷歌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谷歌阅读 > 我的师门是反派?别急,我先摆个烂 > 第482章 番外四五六(加2)

第482章 番外四五六(加2)

昆仑雪域

“阿墨,你这姿势不对!”

“唔,那这样呢?会不会舒服点?”

“嗯……好一点点,但是你能不能再用点力,这里,就是这里啊,啊对了对了,用力……”

朱朱面无表情,但满面通红的看着前方。

夏芒走过来:“域主还没醒么?”

朱朱:“你待会儿再来吧……”

夏芒困惑:“他……”

“正在忙……”

朱朱的脸更红了。

夏芒迷迷糊糊转身离开了。

玄月楼内,阿络趴在软榻上,炎墨正双手搓了药酒在她肩膀上按压。

“要不就别写了,休息一段时间……”

阿络摇头:“那怎么能行,小七说书很赚灵石的,我的话本很受欢迎,还有好多粉丝呢,小七说,都在催,根本不能停!”

朱朱听到的:不要停……

不行了,她不能再在廊下待着了,一展翅膀飞走了。

房间内的谈话还在继续。

“阿墨,你觉不觉得小七有点像我啊?”

炎墨微微迟疑:“像就对了!”

历经这么多年,说小七像阿络,不如说醒过来的阿络更像小七,毕竟这是她冲破白渊规则重新建造的世界。

阿络一顿:“什么?”

炎墨莞尔:“你是师娘,她们像你不是应该的吗?”

阿络想了下,似乎也有道理。

“好了好了,你忙你的吧,我也要去做我的事情了!”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炎墨一人,他站在窗前,看着远处,目光定在某一个地方,烟雨阁的方向。

五百年,小七,你做到了,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是你分裂神魂,献祭神魂,重塑世界后的五百年,所有人都还在,只是时光回溯,没有人记得那场旷世之战。

但,你却低估了师尊。

空尊神木与为师,早就建立了生死契约,为师自燃,只要空尊神木还在,就不会消亡。

所以,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忘却了,包括你自己,为师也会记得。

每一件事。

只是,当为师看到你设计的情节如此周到时,也不得不配合你的设计,投入其中。

你把情丝还给了为师,你把青鸿种在了雪域,你没有改变任何人的身份,却想挑战一下,小五是否还能生出七情六欲?

你把自己留给小五,把阿络还给为师,那么子兮呢?

变成个胖娃娃,放到了骚狐狸那里?

生怕我们任何一个人在漫长的寿元中孤寂下来,当真是全面到为师意外。

神魂锁内本尊的一缕神魂,你也给了骚狐狸,倒也是,如果不给他,经历那场战争,他的伤无法恢复,就算狐帝荀丘也是束手无策的。

所以你想到了用神魂锁内本尊最后的神元,修复骚狐狸,你也知道,凭你神魂献祭重塑新世界,是无法影响改变青丘的事情,因为当年本尊就没把青丘算计进来。

骚狐狸是青丘的人,就算新世界重新来过,他也不会随着这个世界的人重新回到过去。

如此,本尊和骚狐狸竟然要成兄弟了,不知道他想起来这些事后,会叫本尊什么?

有时候,看着你一如既往的古灵精怪,为师有些恍惚,你说,为师、你的五师兄、还有骚狐狸,到底谁,才是你最放不下的呢?

蓬莱仙岛

烟雨:“琏璟和雷音宗的瑶媌互生情愫,你找个时间和夣崋商量下,两大宗门好久没有出过喜事了,等到两位徒儿金丹后期,便可给他们把同修道侣的事情定下来!”

松至点头:“瑶媌那孩子不错,话也少,天赋还好,一门心思就是炼丹,无垢灵体水灵脉,是修仙界难得一见的人才,琏璟配人家,倒是高攀!”

“感情是相互的,彼此中意,就不存在高攀不高攀!”

松至颔首,十分认同。

“夫人,我想和你说件事!”

烟雨转头:“你说!”

松至犹豫了一瞬:“当年我……”

烟雨脸色一变:“你不必再讲,当年的事情我已经忘了,也不想再记起!”

松至叹息一声,大家都可以忘记,忘记没关系。

当年若不是上界保他,恐怕现在早就不在人世。

因为悔恨在心,日夜折磨,他决定用无尽寿元换一世过错,也就是说,他也就剩十年的寿元。

看到烟雨抵触情绪强烈,松至还是决定,不再提起,既然烟雨不想知道,那就好好的过完他们在一起的最后十年。

夣崋收到松至的传音符,并没多大高兴,因为他正在为托天阁阁主秦元乾和合欢派宗主凌菡的事情烦恼。

凌菡对他,肯定是有情愫的,有人说,别人喜欢你,你能知道吗?

他的回答是,怎么不知道,你旁边放了个火炉,你能感觉不到吗?

但最近这些年,他感受到了火炉内的柴火似乎不够了,一转头竟发现,不是他身边的火炉火不旺,是火炉旁边还有一个比火炉更加大的炉子在暖着火炉。

他的事情还没定数,座下弟子倒是被人惦记上了。

真的好烦啊……

托天阁

沐晓看着又送来的一批灵石和天材地宝陷入沉思:“师父,你用了什么方法,能从合欢派借到这么多的东西?”

秦元乾老脸一红:“入赘,为师准备入赘合欢派,以后你们修炼要用多少灵石,尽管大大方方用。

我们与合欢派就是一家。”

合欢派

凌菡扶额:“你们不好好给我修炼,又跑出去做生意啦?我问你们,陵城那几家说书楼是谁开的?”

见没人说话,她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说话!”

在予小心翼翼举起手:“师父,是我……”

凌菡眉毛竖起:“你是修炼来了还是赚钱来了?你很缺钱吗?”

在予:“不是的,晚禾那妮子故事好吸引人,她出去说书的时候我又遇不到,只好把那几家说书楼都盘下来,这样她一来我就知道了。”

“你,你听书还有瘾?”

在予:“别人说,不上瘾,晚禾那妮子满口胡编乱造,我就想看看她到底能怎么圆之前挖的坑!”

凌菡那个气啊:“这书你非要听?”

在予可怜:“师父,开都开了……”

凌菡无奈妥协:“那你就不能再增加点儿项目?”

在予双眼放光:“比如说?”

“卖点儿符箓吧,把咱们宗门弟子的符箓拿去卖!”

在予一拍手:“妙啊!”

从殿内出来,在予碰到了余情。

“师兄,你这是干什么?”

余情手里抱着一个大锦盒:“你还不知道吧?梧思这几年参透天道,修为猛进,悟性颇高,被定为下一任宗主继任人了,我这是给她准备点贺礼!”

“怎么这么早?岛主不是正值当年吗?难道是他要飞升了?”

“不知道啊,也许是看到梧思天赋高,提前定下来也好激励她吧!”

“哦,那你帮我参谋参谋给她拿点儿什么。”

人进年,三界相安无事,人界尤为繁盛。

蓬莱仙岛岛主仙逝,新任岛主继位,竟然是个女儿郎,实在是让人意外的美话。

晚禾在岛上搂席搂累了,来到广寒池溜达。

还有人比她来得早,雾气蒙蒙中,一个奶团子滚出来,怀里还抱了一只狗,那狗过于热情,舔的奶团子睁不开眼了快。

“子夕啊?你怎么在这里?你师尊呢?”

晚禾一顿,每次喊子夕的名字她都有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喊自己一样,这难道是因为奶团子的名字是她取的?

当年青丘十二长洲帝君捡了个胖娃娃,她郑重其事扔唐黎卜了一个好名字送给他,谁料帝君看着不好相处,却采纳了她算出来的名讳,所以这奶团子,还是她取的名呢。

“嘘,师尊不让我喝酒,我自己出来独饮!”

晚禾凑近子夕一瞧,这可不是一壶两壶那么简单,团子脸红的像是被人打了十巴掌。

嗯,她为自己的形容感到实在是贴切。

“小孩儿不能喝酒,你告诉姐姐,酒在哪里我就不去告你师尊!”

子夕多单纯一个娃:“呐,在那里……”

玖夜和燕猗找到两人的时候,她们已经抱成一团,中间还夹了一只快要被挤死的狗。

两人睡的那叫一个香……

燕猗把人抱走时,想起来很久很久以前,也是在这蓬莱仙岛,有个女孩,喝多了,坐在他的锦缎靴面睡了一觉。

恍恍惚惚犹如昨日,怎么回事到底?

为什么师尊偏要他来找小师妹?

为何看着小师妹的时候,总有一种酸涩和亲昵的感觉呢?

他一定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身后,隐在发间的金色龙羽绫闪了闪,少年的身体一瞬间有些僵硬。

脚步也不在往前,过了好久,他又重新迈步,只是这一次,抱着晚禾的手,又紧了紧……

………………………(华丽丽的分割线)

行文至此,落笔为终。

全文,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