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谷歌阅读 > 民国崛起之东北虎啸 > 395章 转机

395章 转机

“13营,上万人的性命就在这里, 死也要给老子顶上,杀!” 一名帽子被炸掉, 脸上满是污血的的汉子从泥土中爬起来大声呼喝, 提着上了刺刀的步枪便向前冲。 迎着对面冲来的顿河马挺步突刺, 对面赤俄骑兵的马刀也斩落下来,刀光乍现。战场上比的便是速度。

“营座, 俺来了!”

在那血面汉子一刀刺进战马的胸口时, 赤俄骑兵的马刀也斩到了头顶。 战马惨嘶着仆倒在地。

“锵!”赤俄骑兵在坠马前狠厉的一刀被后面的士兵隔档住。不过很快另外一名骑兵策着身子将士兵的脑袋整个削了下来, 而之前的血脸汉子被仆倒的马头撞飞几米远, 跌倒在地面昏死过去。

“营座, 跟狗日的老毛子拼了!” 几名, 十几名, 几十名的士兵厉叫着一个接一个冲过来。

希律律! 被刺中的战马惨嘶着扬起双蹄。

雪亮的马刀斩在士兵的面门上, 将那原本一张好脸划得皮肉翻卷,惨不忍睹。

啊---- 几名士兵大叫着推着一辆粮车,向对面汹涌而来的马群冲撞过去, 与两匹躲闪不及的骑兵撞在一起。 那原本拉着车子的驮马, 骡子被调转了方向, 正对着赤俄骑兵,抡起步枪便是一刺刀扎在那马屁股上。驮马, 骡子发疯的向对面冲去。 一时间竟然也将赤俄骑兵的先头部队遏制住了。

不过才两百多人冲在前面, 解决了前面的麻烦后, 这两百多士兵在滚滚铁蹄之下并没有掀起多大的浪花, 步兵对骑兵有着先天的弱势。 随着赤俄兵雪亮的刀光不断斩落, 这数百战士如骄阳下的冰雪迅速融化。

这惨烈的一幕震撼着魏益三的心神。 想不到陕军也会有如此勇烈的一面, 不愧也是民国军人中的一员。 只是每一寸光复的国土注定要沾满鲜血, 有敌人的, 也有自己的。 也许哪一刻他自己也会像这些陕军一样倒下, 可民国的屈辱注定要在他们这些军人手中被终结, 就算前面是鲜血。 是死亡。 他也会像这些陕军一样, 意无反顾!

“ 调转枪口, 上前!” 魏益三厉喝一声, 带着防空连向赤俄骑兵狂涌而来的东南面逆流而上。

“趴下!”魏益三向六七名冲在半途中的陕军士兵大吼着。 激烈的战争不会给任何一方完全准备好的机会, 当魏益三带着防空连抢火般的将枪口对准赤俄骑兵, 但是还有二三十名陕军士兵在义无反顾地向赤俄骑兵冲去。 一旦开火, 这些陕军士兵将死无全尸,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些大口径机枪与机炮的威力。 但换一个指挥官前来。 也未必能轻易下开火的决心。

看着那零星的战士被赤俄的骑兵所淹没, 防空连所有的战士默哀着, 没有什么比看着战友倒在敌人枪口下自己却无能为力更难受。 这些陕军之前是地方军, 但此时都是踏出国门, 为国而战的民国军人。 不过很快,他们将会给这些战友复仇。

“开火!” 还有四五个陕军士兵夹杂在狂暴的骑兵群里, 但是冲在前面的赤俄骑兵距离防空连已经不足三十米, 这已经是个非常危险的距离了, 只需要几秒, 对方便能冲到防空连的跟前。 再好的装备面对近在咫尺的马刀也是徒劳。

突突突…..

粗大的枪管咆哮起来, 一旦机枪打响, 那巨大的震动力根本让机枪手无法作出细致到个人的操控。 硕大的子弹打在陕军士兵的胳膊处, 整条胳膊炸飞, 有一个甚至被打掉了半边脑袋。

魏益三面色发青, 这几名陕军士兵是倒在自己人枪口下的。

魏益三一把推开旁边的士兵, 亲自操枪,疯狂的身对面的赤俄骑兵倾泻着子弹。

一波接一波的弹雨洒向对面。

迎头冲过来的骑兵群那势不可当的冲势为之一遏。 大口径机枪的威力当真是打在哪里就断在哪里。 中弹的赤俄士兵不是连胳膊被炸断, 便是脑壳被削掉半边。 在远东战场上, 这种口径的机枪还是第一次投入使用。哪怕是在欧战当中, 也所见不多, 对于民国装备的这种大威力机枪, 没有见识过的赤俄骑兵自然一阵惊恐。 比起马克沁要可怕太多了。

马的身体比起人类人壮硕许多, 可一粒子弹打上去, 照样是个窟窿。

“上帝, 这群敌人到底用的是什么可怕武器!” 伊利特亲眼看到冲在前面的战友马蹄被活生生打断倒翻在地, 仆倒的战友从地面爬起来时, 一串弹雨扫过。胸口炸出碗口大的洞, 左臂炸飞, 脑袋也打得只剩下小半边, 脑袋, 头盖骨飞得到处都是, 死状之惨简直闻所未闻。 看着他离战友倒下的地方越来越近,伊利特心里闪过一阵恐惧, 他不想跟战友那样死得这么凄凉,可身后是奔涌的大军, 他根本没有后撤的余地, 一旦后撤, 恐怕来自身后的马刀会将他这个逃兵劈成两半。 伊利特心里各种情绪交杂在一起, 骤然脸上一热, 身下的马惨叫着向地面摔去,大量的马血喷在他的脸上。 没来得及慌张, 一道重力打在身上, 伊利特感到自己碎裂的身体在飞, 一切就这样结束了。

嗵嗵嗵…. 此时打出来的是一连串抛射的机炮炮弹。

20mm口径的机关炮口微微仰起,如雨的炮弹跃过一道道弧线散落在骑兵群的四面八方。 炸开的炮弹威力虽然不比大口径炮弹, 但胜在数量够多, 机关炮是用来打飞机的, 一旦开动起来, 射速是普通火炮的十倍以上。 上百发炮弹散落开来, 威力还是很可观的。

在陕军不计损失的努力下, 付出了数百人的伤亡后, 东南面的缺口总算让魏益三领着防空连堵住了。 一旦失去了高效的冲击与突然性, 赤俄骑兵在热兵器的步兵面前, 攻击力的短板便彻底显露出来。 此时胡景翼混成旅的炮营也已经反应过来。 将炮口调准, 对准敌军冲击的方向纷纷吐出复仇的火光。

75mm炮一炮打下去, 落在骑兵群中往往要掀翻六七骑, 近十骑敌骑。 更具威慑力的是炮击使得赤俄骑兵更显混乱。

马赫诺捂着淌血的肩膀。 愤恨地看着东南处, 这么好的机会, 竟然被挡住了, 胜利在眼前被敌军翻盘, 骑兵旅损失惨重。 还损失了两架飞机, 却没有对眼前这支民国军队带来实质性的杀伤, 真是可惜!

“干翻这些王八蛋!”此时陕军已经完全稳住脚, 还击的火力也越发变得有组织起来。

此次交战虽然短促, 但激烈无比,而赤俄骑兵在陕军与防空连的激烈交火中已经战损接近一半。

嗡嗡嗡…….

天空中再次响起一阵熟悉的震颤声,所有人都惊声抬头看了一眼, 只见远处的空中四五个小黑点急速放大。地面的激烈交战可能已经惊动了附近的俄军飞机, 而东北军5师与赤俄军主力交战的地方距离这里又不远。 在己方支援兵力还未赶到前, 敌军的飞机动则超过百公里的时速显然不是地面部队能赶得上的。

“该死。 竟然又是飞机。” 胡景翼大骂出声, 眼看着胜利的天平已经倒向地面部队, 可这个节骨眼上竟然又杀出几架赤俄的飞机, 真是流年不利。

原来士气跌落到谷底的赤俄骑兵顿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吼声, 五架飞机, 足以将眼前的敌军炸个七零八落。 哪怕他们现在只剩下千余骑兵, 趁势一拥而上仍然可以将敌军杀个片甲不留。

陕军颓丧地看着天空中越来越近的敌机, 发自内心的一阵绝望, 刚才他们拼死挡住了赤俄的骑兵, 有多侥幸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现在敌机多了一倍。谁能保证再来一次, 还能及时赶在赤俄骑兵冲进来之前把缺口堵住, 更何况此时天上的赤俄飞机多了一倍都不止, 五架飞机。 足以将这四千人的队伍炸得狼狈逃蹿。

看到那些陕军士兵将期冀的目光投来, 魏益三脸色一阵难看, 谁能想到此时还会再杀到一批赤俄轰炸机, 方才他在拼命扫杀赤俄骑兵时, 机关炮与机枪弹均所剩不多了。 后勤队伍中倒是带了一些弹药过来, 可后勤队伍已经被打乱。 此时仓促之间, 天上的敌机哪里会给他们从容去找弹药的时间?

靠着现有的武器是绝无可能同一时间将五架敌机射落下来的, 一旦敌机警觉, 地面部分仍然要面对赤俄空中火力的打击, 不过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前亡, 打了这么多次仗, 谁能保证自己能从战场上能囫囵退下来? 大不了拼死一战罢了。

就在魏益三也带着拼命的想法时, 在天空的另外一端, 同样响起一阵微弱的发动机轰鸣声, 两个细小的黑点以比赤俄飞机高了近倍的速度疯狂飙射过来, 那上面的五色共和旗是如此的显眼。

“飞机, 是我们的飞机!”地面部队爆发出一阵欢呼, 仅管自己的飞机比起赤俄数量一半都不到, 可在这种情况下, 自己的飞机仍然义无反顾地扑过来, 半点犹豫都没有, 看上去只为给他们下面的地面部队争取击破赤俄骑兵的时间。 也许下一刻便会被赤俄的飞机二打一, 或者三打一的打下来, 但是天上的战友们没有丝毫犹豫。

“ 天上的弟兄在拼命, 咱们也不能闲着, 就算被老毛子的飞机炸垮, 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给我狠狠的打!”胡景翼大声地吼着。

“跟这帮老毛子拼了!” 陕军爆怒吼着将手中的子弹向赤俄骑兵头上倾泻。

“是, 是战机, 狼烟2式战机!” 陕军眼里的民国飞机体形比赤俄骑兵小了近一半, 数量还不到一半, 这样的小体格显然不会是赤俄的对手。 放在地面, 一个侏儒也同样干不过一个身高两米的大汉。 不过魏益三看到天空中灵活的身形时却一脸的狂喜之色。 作为第一批防空部队中的指挥官, 对于民国现有的几种机型同样了若指掌, 狼烟2式战机采用的发动机虽然仍然是从罗罗公司订制的, 但却是民国自行设计, 时速超过两百四十公里的一流战机, 比起欧战中性能优异的福克性能还要略有提升。 对付空中慢吞吞的穆罗梅茨, 哪怕对方数量多出一倍, 也只是被屠杀的对象而已。

“嘿, 佑华, 竟然还是老掉牙的伊利亚穆罗梅次, 咱们两个比一比看谁击落的敌机更多。” 机身上除了五色共和旗外, 还有一只白鸽图案的飞机上。 王凯铭脸上甚至带着一丝轻松道。

“虽然老毛子的飞机上了点年纪, 不过每架飞机上至少搭载了4挺以上的重机枪, 你可别大意被老毛子的机枪咬到了。”徐民在另外一架飞机上回复道。

“ 知道了, 被穆罗梅茨打下来, 就是不死, 也没脸回去。” 王凯铭开了个玩笑, 飞机被击毁在这高空之上, 哪里还有幸免的可能?

“该死,是民国的战机!”此时的赤俄航空兵也看到了对面的飞机, 顿时一脸惊恐, 在这种空中, 一理被敌军的战机逮到, 连反抗的机会都不会有。只能指望对方是没有开过几次飞机的菜鸟。 可眼前的敌机显然不是希望中的那种。

两架狼烟2式战机迅速地抢占高处, 向两边分掠, 一左一右俯冲过去, 动作灵活迅捷无比, 同时在机头处的机枪陡然喷吐出子弹。

“各自分开逃命吧。” 作为此次带队的队长, 霍巴勒看到对方如此娴熟的战术动作,痛苦地下令道, 分成数个方向逃命, 或许还有机会逃出去一两架, 敌机的速度太快了, 比起他们要快出将近一倍。在一个方向逃走根本没有一丝机会。

卡卡卡……….. 一连串子弹打中穆罗梅次, 在上面打出一排弹孔。 以穆罗梅次的体形,倒也撑过了第一排子弹, 不过狼烟扫射过来的子弹并不只是这一排而已。 紧接着第二排子弹射中了第一架穆罗梅茨的的油箱。

轰,空中炸出一团绚丽的烟火, 连着弹药一起爆炸了, 仿佛晴天霹雳一般。 带动着整片天空的震颤, 另外一侧, 一架穆罗梅茨失去了控制, 划过一道曲线从空中直接坠落在地面, 巨大的爆炸让地面泥水四溅, 碎木屑, 泥沙在汹涌震动的地面上空飞溅。(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