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谷歌阅读 > 婚后,封太太靠撒娇拿捏禁欲教官 > 第214章 确定婚期

第214章 确定婚期

薛胤:“两个亿?”

孟成伟猛地抬起头,用一副你在说笑的表情看他,继续大着舌头说:“两百万,什么两个亿,你以为钱那么好挣啊。”

“对我来说好挣,对你这种草包来说几辈子应该都困难!”

“你说谁草包!”

孟成伟激动了,伸手就要来抓薛胤的衣领。

薛胤冷笑一声,接着一脸狠厉的端起旁边的酒,掐住他的脖子,迫使他抬头,就把酒朝他嘴里面灌。

封烈看到这里,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眉头,这小子今天有点放飞自我了。

接着他用眼神示意萧默去看着他们一点。

萧默立即会意,叫了几个人就过去了。

……

当一顿饭结束,两家准备去穆青瓷家坐下来谈彩礼的时候,外婆突然问了一句:“成伟呢?怎么没有看见他?”

虽然二儿子一家做事过分了一点,但是二孙子今天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尤其还挣了大钱,她还是很关心的。

听外婆一提,穆青瓷他们才发现好久没有看见孟成伟了。

穆青瓷用眼神询问封烈。

封烈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反而是苏清梦走到她身边,低声和她耳语:“刚才我看见萧默他们把孟成伟带出去了,后面孟成伟就没有再回来。”

穆青瓷又去找萧默。

萧默和一群年轻人站在一起,在穆青瓷看过来的时候,还朝她露出灿烂的笑。

穆青瓷觉得,萧默他们是有分寸的人,肯定不会把孟成伟怎么样,就也没做声。

最后外公外婆还是找人去找了孟成伟,才知道他喝醉了,正躺在饭店厕所的地上,身上全是呕吐物,身下还有一摊尿,去找的人简直是一脸嫌弃。

孟大舅他们也不愿意送孟成伟回去。

最后外婆还是打电话叫来孟二舅把人带走的。

其他人就去了穆青瓷家。

双方长辈进屋坐下来谈彩礼的事情,其他人就在院子里面等着。

先是穆青瓷的外公外婆细数了一下穆青瓷的优点,封家这边全部赞同。

在穆青瓷外婆准备说彩礼的时候,孟美兰直接挑明:“瓷瓷和小烈是自由恋爱,我也不要什么彩礼,我只希望你们以后能相互扶持,互相理解,白头偕老。”

外婆外公一惊,心说这女子怎么这么蠢,正要说他。

封碧君就笑着说:“虽然孟妹子你不要彩礼,但是我们家和小烈也不可能不表明态度。”

说完她从提包中又拿出一本册子递给孟美兰,说:“这是我们拟定的彩礼单子,孟妹子你过目一下。”

孟美兰接过彩礼单子,打开只是快速看了一眼,就猛地合上了。

外公外婆和大舅一家见她脸色有些不对,还以为怎么了。

外婆急切的朝她伸出手:“美兰,把彩礼单子给我看看。”

孟美兰不给,直接把彩礼单子拿紧,表情复杂的看向封烈,说他:“你不用给瓷瓷这么多。”

封烈坐得笔直端正,一脸认真的对她说:“伯母,我爱瓷瓷,想给她我能给的所有安全感,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只是身外之物,放在她那里,和放在我这里是一样的。”

“怎么能一样。”

这里面写着多少房产、多少公司股份全部都过户给她家瓷瓷,还有封碧君两口子给的商铺车子珠宝古董那些就算了,上面竟然还明说了把封烈外婆在镇上买的那几家铺子给她。

彩礼这么多,她们家根本回不起这么多嫁妆。

这让她有些心慌。

总有种这些东西如果她和瓷瓷收了,就变质了的感觉。

封碧君像是看出了她的想法,干脆坐过来握着她的手,笑着说:“孟妹子,小烈和我们给的彩礼是我们心甘情愿,不是希望你们能回多少,以后他们结婚了,这些就是他们的夫妻共同财产,在谁名下都是一样;我们是要盼着他们白头偕老的,难道你还有其他想法?”

孟美兰肯定没有其他想法,只是觉得太多了她们受不起,尤其彩礼是在结婚前就给的,这样就委屈了封烈。

她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让两人早点把证领了好,反正很多人都是领完证才举办的婚礼。

等把证领了,他们想怎么给瓷瓷都行,这样她心里也舒坦一点。

想到这里,她才朝封碧君点点头,接着对封烈说:“你们的彩礼我一分都不要,到时候就是你和瓷瓷两个人的,你们以后好好过日子。”

封烈郑重的向她承诺:“伯母,你放心,我会爱护瓷瓷一辈子。”

说完还握住了穆青瓷的手。

穆青瓷看着他,眼中带着笑。

封烈回以她温柔的目光。

……

孟美兰不愿意把彩礼单拿出来给父母和大哥家看,就外公外婆着急,大舅家听了她们的对话,也知道封烈不会委屈穆青瓷,倒是很放心。

谈完彩礼,封碧君他们就把请来的先生叫了进来。

先生合了两人的生辰八字,算出他们最近的结婚日期。

“冬月初十,宜嫁娶。”

冬月初十,十二月十号,离现在还有两个半月。

“那就冬月十五!”

确定好婚礼时间后,两家又聊了一下到时候两边的结婚流程。

接着孟美兰把封烈叫到一边单独聊了一阵。

外公外婆也把穆青瓷叫到一边单独交代了几句。

大概意思就是让她要多个心眼,该抓在手里的就抓在手里,学学孟婉珠之类的。

穆青瓷不想在这个时候和两个老人争辩,就嗯嗯啊啊的应付了两句。

等她应付完老人,等老人又去和封烈家人说话去了的时候,她走到院子里面,蒋政一家和两个闺蜜立即围过来问她谈得怎么样了。

穆青瓷简单的和他们说了一下。

几人听后,脸上都露出了笑。

陈知意:“我就知道封先生是个绝世好男人,瓷瓷你嫁给他会幸福一辈子的。”

苏清梦也笑着说:“对,封教官对瓷瓷是真爱。”

听到这话,站在一边的薛胤突然接了一句:“就怕某些人最爱的还是钱。”

几人同时看向站在树边,抱着胳膊,一副所有人都欠他几百亿的薛胤。

陈知意瞪了他一眼,不高兴的问:“薛胤,你是不是欠揍?”

薛胤抬起下巴,用鼻子朝她发出一声哼声。

陈知意冷笑着对穆青瓷说:“瓷瓷,你现在已经和封先生订婚,就是他的大嫂,他对你这么不敬,你直接收拾他。”

穆青瓷也看了一眼冷着脸的薛胤,朝陈知意点点头:“有些人的确需要收拾,不过有人会收拾他。”

薛胤脸黑了,气急的转开了脸。

陈知意直接笑了,故意说:“有些人也只是嘴上凶一点了,你现在看不惯瓷瓷又怎么样,她是你的大嫂,你看不惯也得看着,不高兴就别出现在你哥面前。”

薛胤脸更黑了。

但是还是没有再说话。

蒋政他们也知道薛胤是封烈的亲弟弟,对于这位经常出现在财经报道和娱乐报道上的薛二少,他们在今天算是有了不一样的观感。

谁会知道,出现在大众面前商业手腕强势又矜贵孤傲的薛二少,私下竟然是这种性格。

蒋飞评价:“这人啊,果然不可貌相!”

薛胤的脸更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