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谷歌阅读 > 被迫当三:我转身出宫嫁反派 > 第145章 我觉得那有戏看

第145章 我觉得那有戏看

卢琼双回来得很快,到问晴轩时,姜雪正遣了晓春排布晚膳,见她与拂冬二人皆是乐乐呵呵一步一跳地走进院子,心情忽然也轻快许多。

她朝卢琼双招了招手,道:“回来得可巧,正要开饭了,快过来。”

卢琼双朝姜雪走过去,忽然歪头看着她身后两个生面孔,问道:“怎么我才出去不多久,表姐身旁又添了两个漂亮姑娘?”

拂冬也正好奇地打量着墨涟墨添二人。

姜雪淡淡一笑,道:“我下午新收的侍女,往后同晓春拂冬一起,近身服侍我。”

说罢,她对墨涟墨添道:“这是表小姐,那是拂冬,往后有什么活计不懂的,自去问她同晓春就是。”

墨涟墨添规规矩矩地笑着行礼,道:“见过表小姐。”

姜雪道:“墨添,去为表小姐斟盏茶来吧,瞧这模样是在外头疯跑了半日,快喝些水解解渴。”

说罢又将晓春拂冬遣退,道:“你们先去忙着,我晚膳后要同表小姐出门,你们吃过饭也去准备着。这儿留着墨添墨涟伺候就行了。”

卢琼双闻言,旋即转身寻了把椅子坐下,笑吟吟地看着端着托盘走过来的墨添。

墨添将托盘递到卢琼双跟前,轻声细语道:“表小姐请用茶。”

卢琼双点点头,伸手便去举起茶盏,却在一瞬间失了手,茶盏眼见就要打落到地上。

当是时,却见墨添手腕灵活一动,一手拿过眼前挡住视线的托盘,微微俯身,另一手便稳稳接住即将掉落的茶盏。

茶盏中的水竟是一滴未曾洒出,一套动作一气呵成,仿佛早有预料卢琼双会打翻这盏茶水一般。

卢琼双惊讶道:“墨添姑娘,竟有如此身手?”

墨添仍是面不改色,只浅笑着将茶盏放到卢琼双旁边的矮几上,略微福了福身子,道:“表小姐谬赞,奴婢只是眼睛快些罢了。”

卢琼双对姜雪递过一个眼神,随即又笑道:“我适才观你二人行走举动,便大概知道你们是有些功夫在身上的,只是没想到姑娘的反应居然如此灵敏,这手功夫,非是几年不能练就吧?”

墨涟与墨添只乖巧站着,并未回话。

姜雪接过话道:“想来是如此的,倒是叫你们主上费心了。原本我还想着,我这府里缺的也并不是侍女,如何你们主上还要锦上添花?看来,他安排你们过来,也是有些用意。”

卢琼双皱了皱眉,道:“什么主上?”

姜雪扫过她一眼,微抬了抬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墨涟此时开口道:“殿下,奴婢们奉命前来,是为着护佑殿下左右,请殿下无需多虑。”

姜雪轻笑一声,道:“话是如此,我并非是疑心你们主上的用心。但总得让我知晓你们的来意吧?”

“若二位实在不方便明说,也不打紧,”姜雪道,“只是随侍我罢了,日后便留在这驸马府之中,在这后院做些寻常侍女的活计吧,如此也算随侍了。”

“只是可惜,瞧二位姑娘这样好的一身本领,只怕就要在我这院中蹉跎了。”

墨涟与墨添互视一眼,却仍旧面不改色,只恭敬地欠了欠身,对姜雪道:

“主上吩咐我等前来,已经言明不必对殿下有任何隐瞒。护卫殿下左右此言非虚,还望殿下日常出行能带上奴婢二人,殿下的侍女做不到的事,我等都能做到,此乃奴婢前来的职责所在。”

做不到的事?姜雪心想,难不成,是带自己翻墙?

卢琼双听了半晌有些迷惑,突然插话问道:“说了半天主上主上的,你们的主上是何人?听起来似乎很是挂怀表姐的安危?”

她转头问姜雪道:“难不成是二表兄?”

姜雪摇了摇头,道:“二皇兄何须如此遮遮掩掩地将人送来,这是你那位好师兄的手下。”

卢琼双恍然大悟,道:“怪不得身手不凡呢,决计不是普通婢女吧?”

墨涟轻声答道:“我等是主上的羽卫。”

“羽卫?”姜雪疑惑道,“此前见过你们主子几名影卫——取名倒是很一致,都是影字辈的。如何你们不称为羽?”

墨涟道:“主上羽卫之中,有羽字组,我们是墨字组。不同羽字组的护卫,我们的职责任务,只是跟随主上身旁,平日伺候主上起居日常,也贴身护卫主上安全,并无其他任务。”

姜雪奇道:“这样的话,你何必同我说得如此清楚?我横竖不是你们乾国人,不怕你们主上身旁暗卫的情况叫我知道得太多,会有杀身之祸吗?”

墨涟墨添只安静笑了笑,道:“主上吩咐过,但凡殿下发问,无论任何事情,都无需对殿下隐瞒。”

“何况,殿下手中执掌羽卫令。”墨添又道,“羽卫只奉命于主上一人,主上不在时,见令牌如见主上亲临。”

姜雪愣了愣,她知道这玉牌能调用景晔的羽卫,倒不知道竟有如此举足轻重的作用。

卢琼双瞥了姜雪一眼,语气酸溜溜道:“倒不见得对我这个师妹这么好。”

墨涟轻笑一声,道:“请殿下与表小姐用饭吧,适才听闻殿下说过,晚膳后要出府,可需我等准备什么?”

“准备什么?”姜雪愣住,回过神来一瞬间有些尴尬,她虽然适才吩咐过其余几名羽卫去“杀人”,但她也并不是什么嗜好血腥、杀人如麻的,这话听着,像是问她——

“您看看我俩准备点什么杀人武器好呀?”

姜雪连忙摇了摇头,道:“今夜是去赴约,不是旁的事儿,犯不着准备什么。”

“对了,一会儿饭后去寻晓春,叫她为你们做两张身契,编个由来,日后他人问起,也有个说法。”

墨涟仍旧笑得恬静,道:“主上已经安排妥当了,奴婢们的籍契随身带着,一会儿便交予晓春姑娘。”

姜雪道:“他倒真是周到。”

卢琼双在旁阴阳怪气地鹦鹉学舌起来:“真是周到~”

姜雪拉着她坐下吃饭,又问道:“选了哪个地儿?”

卢琼双嘿嘿一笑,道:“表姐猜猜看,我会选在哪儿?”

姜雪嗤笑一声,道:“我对京城这些地方又不如你滚瓜烂熟,你让我往哪猜?”

“表姐只需要猜猜,我选在哪处方向?”卢琼双神秘兮兮地笑道。

姜雪沉吟片刻,满意地看向卢琼双,道:“城西。”

卢琼双一拍桌子,道:“正是!”

她得意洋洋地看着姜雪。

姜雪夹起一块藕片,淡淡问道:“怎么会想选在那儿?”

“今日不是陪表姐去了一趟嘛,”卢琼双眨眨眼,道,“我觉得在那儿附近,八成有戏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