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谷歌阅读 > 我从盗墓走向永生 > 第55章 断头不死、真正的风水局

第55章 断头不死、真正的风水局

如何将当年大汉的火德国运为资粮帮助自己蜕变,最终彻底身化黄天,聚散如意,不死不灭.

上面记录了青乌子创造这长生法的所有思路,

唯一的缺点就是,在蜕变的过程中会失去人性,逐渐被天性中的淡漠神性侵蚀,最终化作一个无情的天。

而这陨铜就是他用来压制神性的,

所以才有之前他们看到青乌子透露着一股淡漠气息的样子,

“青乌子还真他娘的是个人才。”

王昊只觉得大开眼界,他估摸着要不是这太阴炼形的人家招来了东瀛人跟他们,

青乌子说不定真的能完成他的长生畅想,毕竟这帛书上的长生法,完成度实在是太高了,这里面好多关于黄天的研究让他对黄天有了一个更深层次的认知,

把里面所有记录看完,王昊长长的出了口气,

除了关于黄天的研究,这里面记载的关于五德五运仪以及吞纳国运的法子对他是最有用的,

至少以后去东边嗦一口国运的时候,

效率能高上不少,还能减少浪费,

收起帛书,

王昊一边往陨铜外面走,一边点了签到。

“签到。”.

“签到成功,获得断头不死之术。”

王昊愣了一下,断头不死?

怎么听着像是街头卖艺的戏法呢?

领取之后,一道信息流入心中,

王昊这才恍然大悟,

这法术可不是街面上卖艺的那种障眼法,

木头不死之术是真的能不死,

这道法修炼需建一法台,以黄帛布为符纸,朱砂为墨,书写刑天不死符,

符成之后,找等人高木头雕作木人,背后写上自己生辰八字,

以刑天不死符夹发丝裹在木人脖颈处,

每日祭拜木人,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木人跟本身气机交汇之后,

在午夜阴阳交泰之时,天机混乱之刻,

以刽子手的鬼头刀沿着刑天不死符斩首木人,

若木人断头自燃,刑天不死符上黑白生死二气缠绕,

以符裹颈,此法立成,

届时断头之后,头颅自回接续,任你刀削斧剁,头颅依旧回脖接续无恙。

王昊琢磨完这道法之后,

才明白这道法的精妙之处,

这道法相当于将头颅受到打击必死这一致命弱点彻底消除,

炼成了这道法,头颅就不再是致命弱点,不论头颅受到什么伤害,

头颅依旧恢复原样。

这道法对他来说相当有用,

毕竟现在枪炮时代,

很多人都喜欢拿着枪崩脑门,

特别是狙击手,隔着几百米就喜欢爆头,

有了这道法在身,他的安全性就大大的增加了,

要是谁以为爆了他的头就能杀了他,

那他就一定能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惊喜,

走出陨铜,王昊从这断头不死的道法中回过神来,

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张启山等人,

王昊以手按在陨铜上,

将其收进系统仓库,这玩意内部自成空间,材质不凡,是个不错的炼器材料。

收好陨铜,王昊蹲下身查看霍仙姑等人的状况,

几人被青乌子精神意志压制心灵,摄住了心神,

如今青乌子已死,

几人心灵压制早已解开,

只不过心神受损还没能苏醒,

这几人中倒是心神反抗最激烈的张启山受伤最重,

而直接被压制的齐铁嘴反倒是几人中受伤最轻的,

“喂,醒醒。”

王昊伸手拍了拍霍仙姑的脸,

等到她迷迷瞪瞪地睁开眼,闷哼一声,抱着头开始忍受心神受损的后遗症,

王昊又将齐铁嘴等人喊醒,

“嘶,头好疼!”

齐铁嘴捂着头,咬着牙一脸难受,

吴老狗跟张启山默默地揉着太阳穴缓解头痛,

“王小哥,这陨铜呢?那青乌子呢?”

齐铁嘴伤最轻,回神最快,

站起来发现陨铜不见,而自己等人都躺在地上,

有些搞不清状况,只能问叫醒他们的王昊,

还缓解后遗症的张启山三人也转头看着王昊,

“你还记得自己失去意识前,最后看到的东西吗?”

王昊见几人都醒了,站起身,

“最后看到的,”

齐铁嘴想了想,露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我最后看到的是一双无情的眼睛,威严淡漠犹如苍天。”

“然后就没了意识。”

“那是青乌子对你们用了惑心之术。”

王昊想了想,心里编了个大概的说法。

“他将你们惑住心神之后,变成了怪物,自诩黄天,要将我们吃掉以成长生。”

“黄天?”

张启山等人对视一眼,想起那石碑上写的黄天残骸跟长生妙法,

这么说来,那什么长生妙法只怕是让青乌子变成了怪物啊,

“随后我跟自称黄天的怪物大战一场。”

“将其重创垂死,最终那怪物趁我不备,竟然撞出陨石一起落入这河流中。”

王昊说到陨铜的时候故作惋惜地叹了口气,

“是可惜了。”

吴老狗伸出头看了看深不见底的漆黑河流,

“进去的时候,我可看见陨铜四周柱子下可是堆放着不少明器来着。”

“若是带回去,起码顶得上九门数年的收获。”

张启山也是略带可惜地看了一眼下面,

如果那些明器被带回去,

他至少可以用这些钱买上不少军火备战东瀛人,

“算了,这是命中注定没有,强求不得。”

齐铁嘴最是豁达,他修行奇门八算,最是相信命数,

既然得不到,那就是命中注定如此,

不过他担心在场的人没拿到青乌子陪葬的明器,

心有不甘,把主意打到那个顺流巡墓而葬的队伍上,

“我们还是先回去,调集人马请五爷带路剿灭东瀛人的实验室吧。”

“万一时间长了,沿路的气味消散了,三寸丁寻不着路,可就坏事了。”

张启山跟吴老狗看了他一眼,

两人对齐铁嘴太熟悉了,这点小心机根本瞒不过两人,

“放心,八爷,我们这就去找都能东瀛人实验室,不会回来了。”

吴老狗搂着齐铁嘴的脖子。

齐铁嘴眼见自己心思被看穿,只是干笑。

等到几人伤了心神的后遗症稍微轻一点,便沿着原路返回,

过了铁索,进了生门通道,

几人眼见地上死无全尸的东瀛人,

这才明白之前王昊进来之前说的要按照正确的走法来走有多重要,

但凡走错一步,

恐怕躺在这里的就是他们了,

几人小心翼翼地跟着王昊往回走,

到了石门前,石门悄无声息地自行滑开,

而外面的张副官等人手持机枪、手雷严阵以待,眼见石门滑开,一阵子弹上膛声整齐划一地响起来,

所有人紧张地看着门内的动静,

稍有不对就会开火,

“是我!”

张启山的声音从石门内传来,

张副官等人才松了口气,

是佛爷他们赢了!

“副官,去上面带人下来,带着人跟在五爷身后,扫灭东瀛人实验室!”

出来之后,张启山立刻开始调兵遣将,要完成最后收尾。

眼看他们忙来忙去,

王昊反而直接从原路返回,顺着井口回到地面,

瓶山古墓事件结束了,有张副官带的兵力在,他没必要再跟下去了。

他还要验证自己的一个猜想,

出来之后王昊等高远眺,

双手不断比划方位,

最后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他果然猜的没错!

那登神王女队伍顺流而下的河流是一条经脉!

也就是说跟他定下神人婚约的登神王女是在按照这个人形墓的经脉巡游人形墓的全身!

至于那条诡异的河流,王昊要是没猜错,里面全是人形墓被斩首的死气怨气,

登神少女顺着经脉在这些死气怨气中巡游,为了什么?

所谓登神总不至于为了死得更彻底吧?

“生机啊。”

王昊轻叹一声,

他现在才看明白点了人形墓的风水师的谋划啊,

先是点化人形墓风水地势,

再借用天势一斩,斩了这人形墓,

虽然死气横生,但是人形墓毕竟是风水宝地,而不是真正的人,

人形墓被斩死,其中风水生机不会顷刻间消散,

而是被那断头铡地势封在人形墓中,

然后让登神王女顺着充满死气怨气的河流巡游,

吸收其中的风水生机替换自身死气,

当所有生机被吸收完毕,

生死交替,

楚国登神王女就能凭借人形墓的生机重生归来,

甚至因为逆反生死,吸收的是风水宝地的生机,或许想风水地脉一般,能达到长生不老的程度,

难怪叫做登神。

原本以为只是做掩护的风水局其实就是这里最真实的风水局,

对方要的就是这个天刀侧向的局面啊.

王昊按照自己在人形墓内看到的,再加上眼前的情况,

将楚国的手笔连蒙带猜,心里有了个大概,

但是王昊越来越觉得这种手段有些熟悉,

这种单纯的以风水求证长生的手笔,

跟豢龙经好像啊,

莫非楚国得过远古风水修行体系的传承?

如果是这样倒是说得通为什么崇信巫鬼文化的楚国为什么会布置出这种纯粹的风水长生布局。

不过王昊心里升起另一个疑惑,

这里就是楚国对于长生探索的全部了吗?

还是说只是其中之一

其他韩赵齐燕晋等等国家难道不会有相似的探索?

历朝历代有人力物力的存在不会追寻长生?

这么一想,好像九州大地上的这些追求长生的布局应该是大把的啊。

一个青乌子能把自己蜕变的本源如此深厚,

这些追求长生者即便是才情、奇遇不如青乌子,

蜕变的本源也应该不少才对,

王昊不仅感叹以往自己的思维太狭隘了,

光是盯着墓中异兽之流哪里能把吞天魔功修炼到位,

这些蜕变的长生者才是真正的量大管饱啊。

要是九州大地不够,东瀛肯定有啊,国外肯定也有啊,

没道理九州跟东瀛有修炼,有各种长生探索,

别的国家没有啊,

王昊越想越对头,

自己之前果然狭隘了,

还是要坚定考古的信念才对,

不仅要在九州考古,还要走向国外,进行国际化考古啊,

当王昊制定自己从九州走向国际化的考古大计的时候,

齐铁嘴等人也顺着井口返回了,

“八爷,东瀛人都干掉了?”

王昊从高处下来,

“王小哥,你绝对想不到那群东瀛人到底有多变态、多疯狂!”

齐铁嘴想起跟着进去在实验室看到的东西,脸色有点发绿,

东瀛人的變态?

王昊不以为然,这不是这个民族的基因主要组成成分么?

哪方面變态他都不会觉得奇怪。

“你简直不敢想象,他们居然把那些矿工绑在一起,全部用来感染尸蛾子!”

“那场面叫一个惨,所有矿工全部死了,尸体堆在矿道里。”

“还有不少尸体被剖开。”

“更可怕的是他们连自己人都不放过。”

“根据交代,在下面数百名东瀛士兵被强制进行了所谓的强化实验。”

“活下来的只有跟着进入生门中的那些,其他的都死了,还被研究人员把尸体都剖开了。”

王昊对东瀛人怎么自己搞死自己人不感兴趣,

“下面是怎么处理的?”

“佛爷下令全给毙了,一把火点燃了所有矿洞。”

齐铁嘴对于下面的情况依日心有余悸。

“不够啊。”

“什么?”

王昊的话让齐铁嘴有点懵,

“什么不够?”

张启山走过来听到王昊的话有些奇怪,

东瀛人已经全部击毙,实验室也摧毁了,连帶尸蛾子孕育的地方都被烧了,怎么会不够?

“你没有驱散魂魄啊。”

“你忘了东瀛人的阴阳师是可以招魂的。”

“一旦东瀛人招魂把这些研究人员的魂魄弄回来,他们依然可以得到研究资料的。”

王昊忍不住摇头,到底还是业务不熟练啊。

“这……”

张启山皱着眉,他确实忽略了这点,毕竟以前他们可从来没接触过可以招魂的家伙啊。

“那怎么办?要是被东瀛人招魂成功,我们这一趟不是白来了?”

吴老狗在一旁皱眉不已,

“现在再想下去补救也不可能了,下面的矿洞全部被点着了,火势正大根本进不去,只怕没个几天烧不完。”

“到时候闻讯赶来的阴阳师肯定会招魂的。”

张启山指着远处从山谷矿洞入口冒出的滚滚浓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