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谷歌阅读 > 我从盗墓走向永生 > 第56章 瞌睡虫、夜半飞贼霍仙姑?连续偷三天,礼器

第56章 瞌睡虫、夜半飞贼霍仙姑?连续偷三天,礼器

一脸无奈,莫非真的要功亏一簣,

山谷内其他的矿山上的人也被吓一跳,远远看去如同蚂蚁搬家一样离开矿山。

然而王昊察觉到火气升腾之后,山谷中气流变化却笑了,

“还有办法补救。”

“当真?”

“王小哥,什么办法?”

张启山三人目光灼灼的盯着王昊,

“你们去准备八根三米长的铁棍,我来操作。”

王昊神秘一笑,准备展开驱魂业务,

众人摸不着头脑

但是为了不让这次行动功亏一篑,张启山等人还是选择相信王昊,

赶紧安排人去寻找铁棍,

王昊则是一直盯着山谷内的气机流转。

看到其中热气越聚越多,心里就有了底了。

等到张副官等人招来铁棍,

让他们指出实验室矿道的大概范围,

王昊将铁棍拿在手中,驱动八阵图图形在其上面留下一些奇特的符号,

随后点了八个位置让张启山的手下将铁棍插入土中一米。

“王小哥,你这是?”

“先要引雷?”

齐铁嘴看看铁棍上的符号,大致是八卦震卦跟一些道家雷霆符号,

疑惑地看了看晴空万里的天空,

手里奇门八算不断掐算,随后连连摇头。

“不行啊,王小哥,最近几日全是晴空万里,不可能有雷的。”

王昊轻笑一声,

“肯定有雷,还有不小的雨。”

随后就让护卫队搭建避雨的棚子。

张启山看着信心满满的王昊,转头看向齐铁嘴,你这准不准?

齐铁嘴自信地点点头,奇门八算在手,看点天气完全是小儿科,绝不会错的。

虽然张启山更相信齐铁嘴,

然而目前能说有办法解决后患的只有王昊了,

更何况,在处理应对招魂方面,王昊是有经验的,

他只能等等看王昊到底有什么手段,

实在不行,只能等火势稍小,派人趟一条路出来,进去解决问题。

直到护卫队将遮雨棚搭建好,

天上依然艳阳万里,

张启山已经开始安排人,准备等到晚上下去矿道里探路了。

就在这时候,

一股湿润的风迎面吹来,

天际处竟然有滚滚乌云汇聚而来。

“什么?”

“不可能啊,我一手奇门八算测算气象无有不中,怎么会?”

齐铁嘴不可思议地看着天上聚来的乌云,

“王小哥,你怎么做到的?”

“八爷,你的奇门八算没错,今天确实该晴空万里。”

“、”但是啊,你跟当年的诸葛丞相在葫芦谷一样,算漏了那把火啊。”

王昊指着冒着滚滚热气的矿洞,

在他眼里那里热气升腾,而天上的冷气流收缩下沉,

这让天上的水汽大量凝结,

齐铁嘴听完王昊的解释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至于吴老狗霍仙姑等人则是听得云里雾里,

只能听明白,这雨是佛爷让放的那把火烧出来,

“轰隆隆…….”

天上迅速阴下来,云层中电闪雷鸣,

空气中的湿润感越来越重,

“卡啦…….”

天上雪亮的电光一闪,

似乎收到某种接引,

笔直落在王昊立在远处的铁棍上,

这一下就像是打开了某种开关,

天上每一道闪电划过都会收到接引落在八根铁棍上,

接连不断落下的闪电将远处照得一片雪亮,

就像是哪里有什么不容人间的孽障一样,雷霆霹雳不断,

在王昊的气机映照中,

那按照八卦方位定位的铁棍所在的位置变成了一片雷场,

一层层阳刚雷霆之气在上方盘桓,

顺着铁棍一点点导入到下面的土壤中,

“哗啦啦……”

伴随着雷霆闪电,天上大雨倾盆而下,

张启山等人只是定定地看着远处几乎化成雷雨的地方。

即便是站在远处的他们也能感受到自己脸上的毫毛像是过电一样在微微颤动,

这场雨一连下了三个小时,

而雷霆也连续了两个多小时,

王昊看着远处满是刚正雷霆的气机,满意的点点头,

这种环境,没有什么魂魄能在里面存在了,

即便是把东瀛人阴阳师憋到疴血都不可能再招到魂了。

眼见如此大动静,

张启山等人实在是想不到到底有什么样的魂魄能在这种雷霆清扫过的情况被招魂回来。略微收拾一下,

众人便踏上返回长沙古城的道路,

而三天之后,等到王昊等人回到长沙古城的时候,

几个阴阳师赶到矿山上,

发现彻底被摧毁的矿山入口,

确认出事之后便开始布置招魂仪式,

然而等他们跳了半天大神,却发现根本就没有魂魄响应招魂活,

一番检查之后发现了王昊布置八根铁棍引雷的地方,

察觉到地面上残留的阳刚浩大的雷霆之力,

几个阴阳师脸都绿了,

“八嘎!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驱散魂魄!”

“不可理喻!”.

回到长沙古城的王昊可不知道东瀛人的阴阳师正在矿山跳脚,

就算知道了,也只是呵呵一笑,顺便惋惜一下,自己竟不能在现场为他们展开业务,

“东家,您可回来了。”

王申看到王昊带着人回来,总算是松了口气,

一连这么多天联系不到王昊,可让他担心不已,

“您之前让调查突然大批进货的药铺,我这里还真查到一家。”

王昊看向王申,

“东瀛人的药铺?”

“您都知道了?”

王申一愣神,自己查了这么久,东家却一口道破,

“行,我会派人处理,交易点照旧经营。”

王昊说完就找了王山进屋,

“你今晚带人去那个东瀛人的药铺查一下。”

“如果确实是我们的货,你知道怎么做。”

王山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这一次王家商队损失那么伙计,

参与进来的人死不足惜!

王昊让王申准备了一间静室,顺便吩咐下去注意哪里有各朝礼器出售。

入了静室,掏出黄纸朱砂毛笔,

按照瞌睡虫道法所述,笔走龙蛇画出一道符咒,

随后搁下手笔,

随后快速将这符咒折叠起来,吞咽入口中咽下,

按照道法结印,默诵真诀,

“笔落请鬼神,夜游诸神来!”

“符成劳心神,周公入梦来!”

一道灰蒙蒙的光芒860从他身上一闪而逝,

王昊睁开眼睛,

瞌睡虫炼法已经成功,只要他接下里三天三夜不休息,

以自身的困倦之意不断培育,即可炼出瞌睡虫,

走出静室,王昊招来笔墨纸砚将从青乌子石碑上记下的青乌经默写下来放进自己的藏书,

等到他落下最后一笔,

出门的王山身上带着微弱的血腥味走进来,

王昊明白那个东瀛人药铺肯定直接参与了这件事情,

“处理好了?”

放下笔墨,王昊吹了吹纸上的墨迹。

“少爷、都办好了、那个药铺还是个东瀛人的间谍联络站。”

“里面的间谍全端了,这是搜出来的密码本跟机密文件。”

王山递过来一叠文件,

王昊翻了翻扔回王山手里,

对于自己拿着名册点名那么多东瀛人特工之后,

城内还有间谍这件事.他一点都不意外,

东瀛人自己的情报机关极其混乱,

什么菊花机关、梅花机关、各种花机关、调查组,

有时候他们自己都理不过来哪里有哪些间谍,

“你带人送到张启山手里去,这种东西在他手里才能发挥作用。”

让王山去送文件,

而需要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王昊回到房间内,

直接点燃一炷炼神香.

随着寥寥青烟升起,

王昊盘(affa)坐在炼神香面前,

呼吸着炼神香的烟雾,

按照香火炼神道冥想,

吸收炼神香的药效淬炼打磨脑海中的那一粒念头,

每当一丝药力化作资粮投入念头,

王昊就能感受到心神逐渐放松,

念头也逐渐圆融透明了一丝

等到一炷炼神香消耗完,

念头也不过是增加了微不足道的一丝,

王昊躺在床上开始犯愁,

他估计想要修炼到圆融金灿灿可以炼出护身神兽的程度,

至少需要上千炷炼神香,

其中需要的名贵药材还好说,商队完全可以收集到,

问题在于炼制炼神香所需要的香火之力是个巨大的数量,

凭借这王家镇附近清缴野神祭祀根本凑不齐所需要的香火之力,

除非他扩大清缴的范围,

只是这样一来,目前的护卫队实力完全不足以应对更多的精怪野神,

除非、他能让护卫队在短期之内获得抗衡精怪野神的实力,

王昊陷入沉思,

提高实力,

他心里倒是有一个模糊的构思,

或许,该从护卫队中遴选出一批最忠心的人来实现自己的想法,

沉思中的王昊突然听到一阵微弱的脚步声出现在房顶上。

他一脸问号地盯着房顶,

这是飞贼?

运转天子望气术照应气机,

上面的气机很熟悉,才分别不到半天,

霍仙姑!

王昊摸了摸腰间的神仙索恍然,

还是低估了神仙索对她的诱惑,

房顶上的霍仙姑一袭夜行黑衣,

轻手轻脚地将房顶瓦片揭开一片,往下看去

发现躺在床上的人影没有动静,应该是睡着了,

才将梁上瓦片一片片揭开,露出一个能通过人的口子,

随后将一根绳子绑在横梁上,

另一边绑在纤细的腰肢上,

一手拉着绳子缓缓松动,把自己平吊着往下放,

等霍仙姑落到蚊帐上方,看到下面王昊的身影一动不动才松了口气,

掏出一把匕首轻轻划开蚊帐,

看到别在王昊腰间金银相间的神仙姑眼中闪过一丝兴奋,

扒开扣子再次下降,

然而等她落下跟躺在床上的王昊平行,两者距离不足一指宽,

准备伸手去拿神仙索的时候,

突然发现哪里不对劲,

停下手,

低头一看,刚才闭着眼睛的王昊居然睁开了双眼,

一直盯着她,

霍仙姑心里一跳,被发现了,

心一横,伸手就要一把抓过神仙索跑路,

然而当她手触碰到神仙索的时候,

神仙索突然如同游蛇一般顺着她的手臂攀爬到全身。

眨眼间就把她手脚束缚起来,

霍仙姑就直直地吊在王昊上面的空中,

两只水润清澈的眼睛跟王昊无声对视,

“谁能想到霍家霍仙姑居然会做梁上君子,”

王昊伸手拉下霍仙姑蒙面巾,

两人几乎能感受到对方呼吸的热气,

霍仙姑脸上飞起两朵绯红,

“什么梁上君子,我是来借东西的。”

借东西?大半夜你来找我借东西?

即便知道她的目标是神仙索,

王昊还是想到了后世电线杆上的重金广告。

“不借。”

霍仙姑眼珠转了转,

“那你这绳子卖不卖?我愿意用全部身家买。”

这绳子的神奇她也是亲身体验过了,

用来配合霍家功夫下斗绝对是天作之合,

“不卖!”

王昊搖头,神仙索可是跑路神器,这怎么能卖呢。

“你都没听我有多少筹码!”

“多少筹码都不卖!”

霍仙姑没想到王昊居然拒绝得这么幹脆直接,

瞪着清澈眼睛盯着王昊,

“那你这绳子要怎么样才能给我。”

“怎么样都不给你!”

王昊连连摇头:

“我不信!”

霍仙姑银牙紧咬,绑在背后的手摸出一把小飞镖割断吊在自己身上的绳子,

直挺挺地砸在王昊身上,

后来发生了什么无从得知,

倒是一大早打开门做生意的王申发现霍仙姑从王昊房间里气中冲地跑出来,

看得王申一脸懵逼,

哪来的姑娘跑到东家房间里去了?

王昊走出房间让王申找人把房顶上的瓦盖回去,

接下来一连三天,

霍仙姑晚上准来偷神仙索,

每天都是偷到早晨才走,

而王昊的瞌睡虫道法也算是成了,

“少爷,我打听到一个消息,说是有个叫做什么新月饭店的地方有卖礼器。”

王申乐呵呵地看着霍仙姑出了门,才来找王昊,

“新月饭店?”

“哪里来的消息?”

王昊有些发愣,新月饭店拍卖都在圈子里的,很少闹的外面都知道的,

王申是怎么打听到的?

“少爷,是一个叫彭三鞭的人在酒楼喝酒所说,被我们去送泡酒药材的伙计听到了。”“说是今天要上火车赶去北平。”

彭三鞭?

王昊恍然,原来是他,他居然都留在长沙古城?

也对,鬼车进城,张启山下令火车不得进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