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谷歌阅读 > 夜少虐错人,小夫人出价一百亿要离婚 > 第66章 他都知道,但是他就是不想改

第66章 他都知道,但是他就是不想改

“还要隐婚?”凌雪想了想,很快就释然了,“隐婚可以,但是不能耽误给我生大孙子。”

夜暮寒勾唇笑了笑,“放心,一年之内肯定让您抱上大孙子。”

“咳咳……”云若汐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凌雪连忙起身给她顺了顺背,又把削好皮的苹果递给她,“快吃口苹果压压。”

云若汐心里暖暖的,拿着苹果咬了一口。

为了不让云若汐再呛到,凌雪没再说话,等他们的点滴打完后,她找了个借口出了病房。

云若汐看了好一会儿天花板,才开口道:“夜暮寒,你昨天发烧时说过的话还记得吗?”

夜暮寒放下手机,偏头看了过来,“我都说了什么?”

“你说我可能不叫云若汐,可是我的记忆里我就是叫这个名字的。”

夜暮寒想了想把手机递了过来,“如果你叫云若汐的话,那她就是在顶着你的名字做坏事。”

云若汐接过手机,当她看到屏幕上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后,惊得张大了嘴巴。

“你能看出她有哪里跟你不一样吗?”

“你确定有这个人吗?”

“百分百确定,她在意国,我的人是在地下赌场看到她的,不过他把人给跟丢了。”

云若汐紧抿着唇把照片放大,看了好半天才道:“除了目光比我犀利外,我真的看不出有哪些不同的。”

“她脸部轮廓比你硬,耳朵没你长得好看,你再放大些,看她右侧的眉毛,她眉毛里有一颗几乎看不到的黑痣。”

这是夜暮寒研究了一早晨才发现的。

云若汐拿过自己的手机照了照,然后逐一跟照片上的人对比了下。

“你要是不说,我都没发现。”

“那是你没仔细看过自己的脸。”

云若汐看了他一眼,“你仔细看过?”

夜暮寒轻勾了下唇角,“嗯。”

云若汐撇了撇嘴,“她跟你长得这么像,不是双胞胎就是整过容。可我的记忆里压根就没这个人。”

云若汐顿了下,不确定地问道:“难怪她整容了?”

夜暮寒摇了摇头,“没有,她脸上没有动刀的地方。”

云若汐皱了皱眉,“要是能找到给我送信的那个人就好了,他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一直找他,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他的消息。”夜暮寒薄唇抿了抿,想说什么,不过看了云若汐一眼后,又犹豫了。

云若汐心事重重,没注意到他的反应,把手机还给他道:“夜暮寒,我姐已经把药研发出来了,你吃了药慢慢就会好起来,等你好了后,我就不是你唯一能碰的女人,所以,昨天我答应你的事,都可以不算数的,如果你遇到真爱,我会离开的。”

夜暮寒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黑了下来。

云若汐见他生气了,连忙找补道:“在你没找到真爱之前,我会好好跟你过日子的。”

夜暮寒不等她话音落地,拿起施楠给他的药瓶抬手就丢了出去,这药他不吃了!

云若汐一怔,连忙撑着床板坐了起来,“你干嘛啊!那可是能治你病的药!”

夜暮寒别开头,不看她也不回话。

云若汐无奈地叹了口气,扶着床板就要下去。

凌雪听到动静连忙推门走了进来,“瑞儿,你咋又自己下床了?”

她一进门就看到了那个药瓶,不过她选择无视,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东西,她比谁都清楚,这头驴啊,要是没她这个妈在,这媳妇早晚得被他气跑。

云若汐干巴巴地笑了笑,“刚才拿药瓶一不小心掉了,我想把它捡回来。”

“多大个事啊!我去捡,你赶紧躺着,这腿要是不好好养着,万一落下毛病就不好了。”

凌雪安顿好云若汐,这才弯腰拾起药瓶,从始到终她都没看儿子一眼。

这要不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的,她都想掐死他。

凌雪刚放下药瓶,电话就响了起来。

凌雪有些不放心地看了眼驴儿子,这才对云若汐小声说道:“我去接个电话,一会儿就回来。”

“嗯。”

凌雪临出门时,走到夜暮寒床边,拧了他一把后才出门。

夜暮寒皱着眉头揉了揉被拧疼的胳臂,一偏头就对上了云若汐的视线。

“哼!”他傲娇地哼了声后,气鼓鼓地扭开了头。

云若汐见他如此幼稚,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还笑!”夜暮寒没好气地看了过来。

“不好意思,没忍住。”云若汐一秒收回笑容,“那个……你不爱听的话,我以后不说了,你就别生气了,你一生气,妈也跟着不开心。”

“哼!认妈倒是快!”

云若汐眸子暗了暗,“我的记忆里没有父母,也不知道长辈的关怀是什么样,但是我却在你妈的身上感受到了母爱。

她对你看似不理不睬,可是她看你的时候,目光里是满满的关爱,而且不管你做什么,她都会无条件地支持你。

夜暮寒,在这个世上对谁不好都行,但是却不能对她不好,因为她是唯一无条件爱你的人。”

她的话在理,夜暮寒自然都听了进去,但是一开口,就不是那个意思了。

“那你呢?有条件吗?”

云若汐微愣了下,“我还没爱上你,就算是爱上了,我们之间是平等的,要将心比心,以爱换爱。”

夜暮寒不说话了,他在细品她说的最后八个字。

云若汐玩味地勾了勾唇,“又生气了?”

夜暮寒摇了摇头,“没,你接着说。”

“说什么?”

“随便说。”

云若汐想了想,这才开口道:“那就说说你的性格吧,你小时候的经历铸造了你坚毅的性格,但是也是因为那些经历让你变得暴躁。

还有就是,你父母因为觉得亏欠你,对你几乎是有求必应,这又让你很为任性,长大后,因为你有能力又站在高位上,很多人为了攀附你,这又助长了你说一不二的性格。

你不允许别人反驳你,你想得到的就必须得到。但是人都是平等的,除了你的父母和你过命的兄弟能容忍你,其他人就算顺着你,也是暂时的,等他们在你这得不到他们想要的,很有可能在你危急关头反咬你一口。”

夜暮寒陷入沉默中,她说的这些他都知道,但是他就是不想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